大学

大學生支教:從高校到山村愛與希望同行

大學生支教:從高校到山村愛與希望同行

廣西大學學生陸佳萍珍藏的信

“一生一死,乃知交情﹔一貧一富,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廣西大學學生陸佳萍珍藏著一封信,給她寫信的是廣西巴馬瑤族自治縣東山鄉三聯村三聯小學四年級學生小梅。

2017年暑假,陸佳萍跟隨廣西大學學生青年志願者協會前往巴馬小學進行支教。支教結束后,志願者們和小學生們保持書信聯系。這段出自《史記·汲鄭列傳贊》的話,在一個四年級小女孩的筆下出現,令陸佳萍很意外。

“不配合”是陸佳萍對小梅的初印象。在支教過程中,小梅經常和志願者們耍脾氣,和同學們吵吵鬧鬧,對支教工作並不配合。通過深入溝通,陸佳萍了解到小梅的父母都在外打工,一年下來與小梅的相處時間少之又少。“小梅只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引起我們的注意。其實,小梅是一個內心非常敏感的小朋友,她很希望得到別人的關心。”陸佳萍說。

小梅的情況不是個例。在農村,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許多年輕父母選擇外出謀生,把孩子留在家中與老人一起生活。父母在外要忙工作,爺爺奶奶在家要忙農活,難免對孩子關注不足,這就容易造成有些留守兒童內心敏感、不自信。廣西大學第六屆研究生支教團團長黃寶俊關注到了這個問題,並對處理這類問題很有一套。

大學生支教:從高校到山村愛與希望同行

黃寶俊給孩子們上團體心理輔導課

黃寶俊本科學習的是應用心理學專業。在富川縣第一中學支教期間,他運用心理學知識針對留守兒童開展了團體心理輔導。活動中,來自不同班級的學生們分成七個小組,每一名學生自主填寫《個人檔案卡》並與小組成員進行分享。接著,進行“優點轟炸”游戲,每一名學生都要接受小組成員的表揚與贊美,感受被他人贊美的喜悅,提高自信心。“我能行,我相信我自己!”活動尾聲,學生們勇敢地喊。

“團體心理輔導活動能夠鍛煉學生的語言表達能力和解決問題能力,對增強留守兒童的自信有很大幫助。”黃寶俊解釋道。

與黃寶俊同處一個研究生支教團的楊穎,在富川縣第一中學支教期間,還兼任當地白沙鎮井山小學的英語老師。楊穎每周三都會為井山小學三年級的學生上英語課。“井山小學沒有英語老師,我剛上第一節課的時候,學生們連26個字母都不知道。”楊穎說。

大學生支教:從高校到山村愛與希望同行

楊穎給井山小學的學生們上英語課

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教,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學。一年之后,楊穎教的學生已經可以進行簡單的英語對話。學生們的英語水平在不斷提高,研究生支教團一年的支教工作也接近尾聲。平時上課有些調皮的學生在最后一節課也都認真起來,積極地回答楊穎提出的問題。“老師你在南寧讀書,我以后去看你”“楊老師你什麼時候結婚,我要給你當伴娘”……最后的課間十分鐘,學生們圍著楊穎聊天。

在支教志願者看來,他們除了要給孩子們帶去關愛和知識外,更重要的是要給孩子們帶去一個更廣闊的世界,把夢想的種子深植在孩子們心中。

剛上大三的胡林江是廣西大學學生青年志願者協會的一份子,他在大一、大二暑假都參加了支教活動,孩子們親切地叫他“兔子哥哥”。

大學生支教:從高校到山村愛與希望同行

胡林江給歸內小學的學生們上課

在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縣八江鎮歸內小學支教期間,胡林江給孩子們開設了一節名為“夢想”的課。“夢想”課上,胡林江給孩子們介紹不同的職業,幫助孩子們開闊視野,引導孩子們樹立遠大的志向。有三個女孩都夢想當舞蹈家,胡林江鼓勵她們在支教文藝晚會上登台表演。“她們的舞蹈天賦不錯,排練舞蹈很積極,晚會上光是他們三個女孩子的舞蹈節目就有好幾個。”胡林江笑著說。

支教結束后,志願者們繼續求學,孩子們回歸原本的生活,心理的落差有可能會給一些孩子帶來傷害。這個問題在胡林江第一次支教的時候就困擾著他,但他還是去了第二次支教,甚至想要自己籌劃一次支教活動:“我們隻能盡自己的能力,把支教對孩子們的益處放到最大,把傷害減到最小。”

為了減小孩子們的心理落差,不少志願者在支教活動結束后仍與孩子們保持聯系,關心他們的學習生活。陸佳萍專門組織了與孩子們的信件往來活動﹔楊穎與山區小學的英語課代表交換了社交賬號,幾乎每周都會進行視頻通話……

此外,廣西大學研究生支教團為支教的中學成立了“晨光”獎學金,鼓勵學生們刻苦學習﹔廣西師范大學研究生支教團籌建了15個書櫃,為資源縣車田民族初中打造“小小書屋”﹔陸佳萍獲得線上教育平台支持,計劃為教師資源不足且有多媒體教室的學校免費開展線上課程。

從高校到山村,愛與希望同行。支教的大學生們埋下的希望種子,正在生根發芽……(完)   

(責編:朱曉玲、周雨樂)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