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

求《大学》的原文、注释、解读

  【原文】沛公军霸上,未得与项羽相见。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项羽大怒曰:“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 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 【译文】沛公的军队驻扎在霸上,没能够和项羽相见。 刘邦的(部属)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去对项羽说:“刘邦想在关中称王,让子婴做国相,把(秦国的)珍珠宝器都归为自己所有。”项羽非常生气地说:“明天犒劳士兵,给我打败刘邦的军队。”在这时,项羽...

  【原文】沛公军霸上,未得与项羽相见。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项羽大怒曰:“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 【译文】沛公的军队驻扎在霸上,没能够和项羽相见。刘邦的(部属)左司马曹无伤派人去对项羽说:“刘邦想在关中称王,让子婴做国相,把(秦国的)珍珠宝器都归为自己所有。”项羽非常生气地说:“明天犒劳士兵,给我打败刘邦的军队。”在这时,项羽的军队有四十万人,驻扎在新丰县鸿门;刘邦的军队有十万人,驻扎在霸上。范增劝告项羽说:“刘邦在崤山以东时,贪图财物,爱好美女。现在进入关中,财物一点都不要,妇女一个也不亲近,这就是(表明)他的志向不小。我叫人观望过他那边的云气,都是龙虎的形状,成为五彩的颜色,这是天子的气象啊。(你)赶快攻打(他),不要失掉时机!” 【原文】楚左尹项伯者,项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张良。张良是时从沛公,项伯乃夜驰之沛公军,私见张良,具告以事,欲呼张良与俱去,曰:“毋从俱死也。”张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不可不语。”良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惊,曰:“为之奈何?”张良曰:“谁为大王为此计者?”曰:“鲰生说我曰:‘距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故听之。”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为之奈何?”张良曰:“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沛公曰:“君安与项伯有故?”张良曰:“秦时与臣游,项伯杀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来告良。”沛公曰:“孰与君少长?”良曰:“长于臣。”沛公曰:“君为我呼入,吾得兄事之。”张良出,要项伯。项伯即入见沛公。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曰:“吾入关,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库,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项伯许诺,谓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沛公曰:“诺。”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项王许诺。【译文】楚国的左尹项伯,是项羽的叔父,平时和留候张良友好。张良这时候跟随着刘邦。项伯就连夜骑马赶到刘邦军中,私下会见了张良,把事情详细告诉了(张良),想叫张良和他一起离开(刘邦),说:“你不要跟着(刘邦)一起被杀。”张良说:“我替韩王护送沛公(入关),沛公现在有急难,(我)逃跑离开是不道义的,(我)不能不告诉(他)。”张良就进去,(把情况)详细告诉了刘邦。刘邦大吃一惊,说:“对这件事怎么办呢?”张良说:“谁替大王献出这个计策的?”(刘邦)回答说:“浅陋无知的人劝我说:‘把守住函谷关,不要让诸侯进来,秦国所有的地盘都可以由你称王了。’所以(我)听信了他的话。”张良说:“估计大王的军队能够抵挡住项王的军队吗?”刘邦沉默(一会儿)说:“本来不如人家,将怎么办呢?”张良说:“请(让我)去告诉项伯,说沛公不敢背叛项王。”刘邦说:“你怎么和项伯有交情的?”张良说:“在秦朝的时候,项伯和我有交往,项伯杀了人,我救了他;现在有了紧急的情况,所以幸亏他来告诉我。”刘邦说:“他和你的年龄,谁大谁小?”张良说:“他比我大。”刘邦说:“你替我请他进来,(让)我能够像对待兄长一样侍奉他。”张良出去,邀请项伯。项伯就进去见刘邦。刘邦就奉上一大杯酒为项伯祝福,(并)和他约定为儿女亲家,说:“我进入关中,一丝一毫的财物都不敢沾染,登记官吏、百姓,封存了官府银库粮仓,来等待将军(到来)。派遣官兵去把守函谷关的原因,是为了防备其它盗贼的进入和意外变故发生。日日夜夜盼望着将军到来,怎么敢反叛呢!希望你(对项王)详细地说明我不敢违背他的恩德。”项伯答应了,跟刘邦说:“明天你不能不早些来亲自向项王谢罪。”刘邦说:“好。”于是项伯又连夜离开,回到(项羽)军营里,把刘邦的话详细地报告项王。趁机说:“刘邦不先攻破关中,您怎么敢进来呢?现在人家有大功(你)却要攻打人家,这是不仁义的。不如趁机友善款待他。”项王答应了。 【原文】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至鸿门,谢曰:“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项王曰:“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枣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范增起,出召项庄,谓曰:“君王为人不忍。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庄则入为寿。寿毕,曰:“君王与沛公饮,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项王曰:“诺。”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译文】刘邦第二天带领一百多人马来见项羽,到达鸿门,谢罪说:“我和将军合力攻打秦国,将军在黄河以北作战。我在黄河以南作战,但是我没料想自己能先入关攻破秦国,能够在这里再看到将军您。现在有小人的流言,使将军和我有了隔阂……”项羽说:“这是你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这样呢?”项羽当天就留刘邦同他饮酒。项羽、项伯面向东坐;亚你面向南坐——亚父,就是范增;刘邦面向北坐;张良面向西陪坐。范增多次使眼色给项羽,举起(他)所佩带的玉玦向项羽多次示意,项羽默默地没有反应。范增站起来,出去召来项庄,对项庄说:“君王为人不忍心。你进去上前祝酒,祝酒完了,请求舞剑助兴,顺便把刘邦击倒在座位上,杀了他。不然的话,你们都将被他所俘虏!”项庄就进去祝酒。祝酒完了,说:“君王和沛公饮酒,军营里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娱乐,请让我舞剑助兴吧。”项羽说:“好。”项庄就拔出剑舞起来。项伯也拔出剑舞起来,并常常用自己的身体像鸟翅膀那样遮蔽刘邦,项庄不能够刺杀(刘邦)。 【原文】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樊哙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哙曰:“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王按剑而跽曰:“客何为者?”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项王曰:“壮士!枣赐之卮酒。”则与斗卮酒。哙拜谢,起,立而饮之。项王曰:“赐之彘肩。”则与一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项王曰:“壮士!能复饮乎?”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项王未有以应,曰:“坐。”樊哙从良坐。坐须臾,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 【译文】于是张良到军门外去见樊哙。樊哙说:“现在的情况怎样?”张良说:“非常危急!现在项庄拔剑起舞,他的用意常常在沛公身上。”樊哙说:“这太紧迫了!请让我进去,和他们拼命。”樊哙就带着剑拿着盾牌进入军门。拿戟交叉守卫军门的士兵要阻止不让他进去。樊哙侧举盾牌一撞,卫士跌倒在地上。樊哙就进去了,揭开帷幕面向西站立,瞪眼看着项羽,头发直坚起来,眼眶都要裂开了。项羽手握剑柄跪直身子说:“客人是干什么的?”张良说:“他是沛公的卫士樊哙。”项羽说:“(真是)壮士!——赏他一杯酒。”(左右的人)就给他一大杯酒。樊哙拜谢后,起身,站着把酒喝了。项羽说:“再赏给他一只猪腿。”(左右的人)就给了他一只半生的猪腿。樊哙把盾牌反扣在地上,把猪腿放在盾牌上,拔出剑切着吃起来。项羽说:“(真是)壮士!能再喝吗?”樊哙说:“我死尚且不怕,一杯酒又哪里值得推辞!那秦王有象虎狼一样凶狠的心肠,杀人惟恐不能杀尽,处罚人惟恐不能用尽酷刑,天下老百姓都背叛了他。怀王曾经和诸将领约定:“先打败秦军进入咸阳的人就拥立为王”,现在沛公灭了秦国进入咸阳,他一丝一毫的财物都不敢占有,封存了官室府库,退军驻扎在霸上,来等待大王的到来,派遣将士把守函谷关的缘故,是为了防备其它盗贼的进入和发生意外的事变。象这样劳苦功高的人,没有封侯的奖赏,反而听信小人谗言,要杀有功劳的人,这是走灭亡的秦国的后路啊!我私下认为大王不(应该)采取这样的做法”。项羽无话可答,说:“坐吧。”樊哙使挨着张良坐下。坐了一会儿,刘邦起身上厕所,趁机招呼樊哙(一道)出去。【原文】沛公已出,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未辞也,为之奈何?”樊哙曰:“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于是遂去。乃令张良留谢。良问曰:“大王来何操?”曰:“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会其怒,不敢献。公为我献之。”张良曰:“谨诺。”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沛公谓张良曰:“从此道至吾军,不过二十里耳。度我至军中,公乃入。” 【译文】刘邦出去后,项羽派都尉陈平去召唤刘邦(回来)。刘邦(对樊哙)说:“刚才出来没有告辞,这怎么办呢?”樊哙说:“做大事情不必顾虑细枝末节,讲大礼不必讲究小的礼让。现在人家正象切肉的刀和砧板,我们是鱼和肉,告辞什么呢?”于是就离开了。就让张良留下(向项羽)辞谢。张良问道:“大王来时带些什么(礼物)?”(刘邦)说:“我拿一对白玉璧,准备献给项王,一对玉酒杯,要送给范增。恰逢他们发怒,不敢献上去,你替我献给他们吧。”张良说:“遵命。”在这个时候,项羽的军队驻扎在鸿门,刘邦的军队驻扎在霸上,相隔四十里。刘邦放弃随从的车马,独自一人骑马,同持剑拿盾牌徒步跑着的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一起,顺着骊山脚下,取道芷阳,抄小路逃走。刘邦(行前)对张良说:“从这条路到我军营不过二十里罢了。估计我到了军营,你再进去(见项王)。” 【原文】沛公已去,间至军中。张良入谢,曰:“沛公不胜杯杓,不能辞。谨使臣良奉白璧一双,再拜献大王足下,玉斗一双,再拜奉大将军足下。”项王曰:“沛公安在?”良曰:“闻大王有意督过之,脱身独去,已至军矣。”项王则受壁,置之坐上。亚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剑撞而破之,曰:“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 沛公至军,立诛杀曹无伤。【译文】刘邦走了,抄小道回到军营中,张良进去(代他)谢罪,说:“沛公承受不了酒力,不能(亲自向您)告辞。谨叫我奉上一对白玉璧,敬献给大王您;一对玉杯,敬献给大将军您。”项羽说:“沛公在哪里?”张良说:“听说大王有意责备他,他脱身独自离开,已经回到了军中了。”项羽就接受了白玉璧,放到座位上。范增接受玉杯,丢在地上,拔出剑砍碎了它,说:“唉!这小子不值得和他共谋大业!夺走项王天下的一定是沛公。我们这些人就要被他俘虏了!” 刘邦回到军营,立即杀掉曹无伤。鸿门宴原文与注释行略定春地①。函谷关有兵守关,不得入。又闻沛公已破咸阳,项羽大怒,使当阳君等击关。项羽遂入,至于戏西。沛公军霸上,未得与项羽相见。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项羽大怒,曰:“旦日飨士卒②,为击破沛公军!”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③,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气④,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急击勿失。”①行:行将,将要。②旦日:明天。飨:用酒食款待,这里指犒劳。③幸:宠幸,宠爱。④气:预示吉凶之气。汉代方士多有望气之术,认为望某方云气即可测知吉凶。楚左尹项伯者,项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张良①。张良是时从沛公,项伯乃夜驰之沛公军,私见张良,具告以事②,欲呼张良与俱去。曰:毋从俱死也③。”张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④,不可不语⑤。”良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惊,曰:“为之奈何?”张良曰:“谁为大王为此计者?”曰:“鲰生说我曰⑥‘距关,毋内诸侯⑦,秦地可尽王也’。故听之。”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⑧?”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⑨,且为之奈何?”张良曰:“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沛公曰:“君安与项伯有故⑩?”张良曰:“秦时与臣游(11),项伯杀人,臣活之(12)。今事有急,故幸来告良。”沛公曰:“孰与君少长(13)?”良曰:“长于臣。”沛公曰:“君为我呼入,吾得兄事之(14)。”张良出,要项伯(15)。项伯即入见沛公。沛公奉卮酒为寿(16),约为婚姻,曰:“吾入关,秋豪不敢有所近(17),籍吏民(18),封府库(19),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20)。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21)。”项伯许诺。谓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22)。”沛公曰:“诺。”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而善遇之。”项王许诺。   ①善:“亲善,跟……要好。②具:全部。③毋从俱死:不要跟着沛公一起死。又王念孙认为“从”当作“徒”,意思是白白地。④亡去:逃离。⑤语(yù,遇):告诉。⑥鲰(zōu,邹)生:浅薄愚陋的小人。“鲰”,小。⑦内:同“纳”。⑧当:挡住,抵挡。⑨固:固然,当然。⑩安:何,怎么。有故:有旧交。(11)游:交游,交往。(12)活之,使之活,使他免于死罪。(13)孰与君少长:跟你相比年纪谁大谁小。(14)兄事之:像对待兄长一样侍奉他。“事”,侍奉。(15)要:邀请。(16)卮(zhī支):酒器。为寿:古时献酒致祝颂词叫为寿。(17)秋毫:秋天动物身上新长出的细毛,比喻极细微的东西。(18)籍:登记。(19)府库:仓库。(20)非常:指意外变故。(21)倍德:就是忘恩负义的意思。“倍”,同“背”。(22)蚤:通“早”。谢项王:向项王陪罪。“谢”,谢罪,道歉。   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①,至鸿门,谢曰:“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②,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项王曰:“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③。项王、项伯东向坐④,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范增数目项王⑤,举所佩玉块以示之者三⑥,项王默然不应。范增起,出召项庄,谓曰:“君王为人不忍⑦,若入前为寿⑧,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不者⑨,若属皆且为所虏⑩。”庄则入为寿。寿毕,曰:“君王与沛公饮,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项王曰:“诺。”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11),庄不得击。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樊哙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哙曰:“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12)。”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13)。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14),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15),哙遂入,披帷西向立(16),嗔目视项王(17),头发上指,目眥尽裂(18)。项王按剑而跽曰(19):“客何为者?“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20)。”项王曰:“壮士,赐之卮酒。”则与斗卮酒(21)。哙拜谢,起,立而饮之。项王曰:“赐之彘肩(22)。”则与一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23)。项王曰:“壮士,能复饮乎?”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24),刑人如不恐胜(25),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豪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26),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项王未有以应,曰:“坐。”樊哙从良坐。坐须臾,沛公起如厕(27),因招樊哙出。   ①从百余骑:带领随从一百多人。骑:骑兵。②不自意:自己想不到。③即日:当天。④东向坐:面朝东坐。这是表示尊贵。⑤目:用眼色示意。⑥玦(jué,决):环形而有缺口的佩玉。三:这里是表示好几次。⑦忍:狠心。⑧若:汝,你。⑨不者:不然的话。“不”,同“否”。⑩若属:你们这班人。且:将。为所虏:被他俘虏。(11)翼蔽:遮蔽,掩护。“翼”,用翼遮盖,保护。(12)与之同命:跟沛公共生死。一说:“同命”,拼命。(13)拥:抱,持。(14)交戟:把戟交叉起来。(15)仆:倒下。(16)披:分开。(17)瞋(chèn,嗔)目:睁大眼睛。(18)眥(zì,字)眼眶:(19)跽:长跪,挺直上身跪起来。按:古人席地而坐,坐时臀部压在小腿上,挺直上身就显得身子长了,叫长跪,就是跽。(20)参乘,即“骖乘”,古代主将战车上居于右侧担任护卫的武士,又叫车右。(21)斗:古代盛酒器。《会注考证》引李笠说《汉书·樊哙传》“与”下无“斗”字,“斗”盖衍字。(22)彘(zhì,秩)肩:猪腿。生:当是“全”之误。(23)啖(dàn,淡)吃。(24)举:尽。(25)刑人:给人用刑。胜:尽,极。(26)细说:指小人的谗言。(27)如厕:上厕所。“如”往。   沛公已出,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未辞也,为之奈何?”樊哙曰:“大行不顾细谨,①大礼不辞小让②。如今人方为刀俎③,我为鱼肉,何辞为!”于是遂去,乃令张良留谢。良问曰:“大王来何操④?”曰:“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会其怒⑤,不敢献。公为我献之。”张良曰:“谨诺。”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⑥,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⑦,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⑧。沛公谓张良曰:“从此道至吾军,不过二十里耳。度我至军中⑨,公乃入。”沛公已去,间到军中,张良入谢,曰:“沛公不胜杯杓⑩,不能辞。谨使臣良奉白璧一双,再拜献大王足下(11);玉斗一双,再拜奉大将军足下。”项王曰:“沛公安在?”良曰:“闻大王有意督过之(12),脱身独去,已至军矣。”项王则受璧,置之坐上。亚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剑撞而破之,曰:“唉!竖子不足与谋(13)。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沛公至军,立诛杀曹无伤。   ①大行:指干大事。细谨:小的礼节。“谨”,仪节,礼节。②大礼:指把握大节。辞:推辞,这里有避开,回避的意思。小让:小的责备。③俎:切肉的砧板。④何操:带了什么。“操”,持,拿。⑤会:正赶上,恰巧。⑥置:放下,丢下。⑦步走,徒步跑,指不骑马乘车。⑧道:取道,经过。间行:抄小道走。⑨度:估计。⑩不胜杯勺:意思是不能再喝。“不胜”,禁不起。“杯勺”,两种酒器,这里借指酒。(11)再拜:表示恭敬的礼节,这里就是恭敬的意思。(12)督过:责备。(13)竖子:等于说小子,奴才。《会注考证》:“竖子,斥项庄辈,而暗讥项羽也。”。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韩望喜正解《大学》专辑-01大学之道mp3

    韩望喜正解《大学》。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在于使人弃旧图新,在于使人达到最完善的境界。知道应达到的境界才能够志向坚定;志向坚定才能够镇静不躁;镇静不躁才能够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够思虑周祥;思虑周祥才能够有所收获。每样东西都有 [详细]

  • 阿联酋一流大学如何培养学生?脱颖而出的沙迦美国大学毕业生

    沙迦美国大学(AUS)是阿联酋名列前茅的私立大学(QS世界大学排名),因培养了众多极具竞争力的、适合全球化经济趋势的毕业生,获得了良好的声誉。 沙迦美国大学的毕业生就业率高达88%(根据最新的沙迦美国大学毕业生调查),雇主包括联合利华、阿联酋航空、 [详细]

  • 《大学之道》原文和翻译

    大学之道(1),在明明德(2),在亲民(3),在止于至善。知止(4)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5)。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6);欲齐其家者, [详细]

  • 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男子篮球队在2019年泰州市高校篮球联赛

    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男子篮球队在2019年泰州市高校篮球联赛中卫冕成功 [详细]